星期三, 1月 8

家的回憶

        還記得,在我小的時候,我阿公是村(里)的里長;在某一次的元宵節,村里有辦提燈籠的活動,因此我父親就帶著還在讀幼稚園的我提著小小的燈籠,在村里隨著大隊人馬遊走。這段記憶在我腦海中已稍微模糊,但是我的父執輩以及爺爺奶奶在聚餐的時候,常常會把這件事情提起來,彷彿當年的記憶指如同昨夜一般,即使短暫但卻有細數不盡的溫情、顧盼有情的親情、揮之不去的人情。
提著小燈籠的天真無邪的笑容,那樣澄澈的回憶時常保存心中

        再來也很有意思,這也是我小時候家前面。在春節的時候,爸爸買了甩炮想找我來一起玩,可是當時的我不敢使用,也怕那如雷般炸裂的聲響;我父親看得有趣就故意想要嚇嚇我,就把甩炮仍到我的腳下,我當然嚇得用手把耳摀起來;這段回憶雖然微小,但我母親之所以拍起來是為了當下那看到兒子雖然驚恐但是卻又面帶受刺激的微笑,雖然矛盾,但不失童心。
父親的微笑、孩子的面孔、照片中的房子都是腦海中最純粹的回憶
     然而今日孩子也已成長,父母的容貌在時間的流逝之下也逐漸多了那幾分滄桑;但,不變的是這棟已過二三十歲的房子,每當提起這件往事我的父親總是會跟我說,你看:這棟房子是我搬到的第四個家,在你出生之前我們的家不在這裡,是在萬華的另一條小巷子,你出生之後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都沒再搬了,這是他們辛辛苦苦用經營一生的雜貨店所賺來的積蓄。我認為,時光流逝繁華成空,人事有代謝景物卻依舊,多少感慨、家的回憶長住在我心房中。
家的背面,兩條夾住房子的巷子,彷彿訴說著萬華多少年來的血淚


張貼留言